煞●欠三辆车●Flag之神●挖坑快填坑慢●鈅

我是灣家人,除了正式發文外其他基本上都繁體字...
微博:_煞鈅_
沉迷魔道忘羨,同人暫時也只會寫這個了......(文筆渣請見諒)
※忘羨堅決不拆不逆※

【忘羨】《策馬奔騰》--2

※将军PARO,CP忘羡(主将湛X副将羡)

※贱贱的点梗重点目前还不会写到w(我不知道自己要拖多久……)

※不太会写动作戏,加上我觉得温晁就……

※这故事是以灭了温氏为开端,有点架空所以私设可能不少,慎入。

※前情提要:01

-------------以下正文----------------

 

温若寒对于温晁的行为似乎很满意,笑着摆摆手叫他们快开始。

等蓝湛跳上中间台,比武一开始,温晁拿着剑就朝蓝湛的左肩挥过去。蓝湛微微向右偏闪了过去。见状,温晁又挥向蓝湛的腹部,但力道不足,明显有了空隙。

蓝湛往后退一步,伸出右手击向温晁的手腕,看似不快的动作,却刚好在温晁要将剑换到左手时因为手一麻让剑掉落在地。

 

按照刚才的对话,武器脱手时温晁已经输了。但他可拉不下脸认输,悄悄抬头看了一眼温若寒,见对方没什么表情,心里隐隐觉得烦躁。自己父亲的心狠手辣他是明白的,加上不想再被拿来与大哥做比较,他只好牙一咬,伸出左手袭向蓝湛。

蓝湛似乎早知道他会这么做般,迅速抓住他的左手用力扣住,再伸腿扫向他的脚一勾,之后翻身将他的手凹到他身后。

 

温晁这下被压得趴在地上,第一次感到这种屈辱,愤恨之中也只能痛呼出声。

温若寒蹙眉,似是对不成材的儿子感到不满,清清嗓子,勾起一个不算好看的笑容道:「咳,蓝公子。我明白你不高兴犬子的无礼,但你也赢了,是否能放开他?」

蓝湛闻言松开手,走向前对温若寒行了个礼便转身准备跃下台。

温晁在蓝湛走过他身边时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想捡起地上的剑趁机偷袭,不知是谁丢了一个石子让他的剑往左偏了点导致他落了空。在他楞神的瞬间蓝湛已跃下台回到蓝家人身边。

 

温若寒眯眼盯着蓝湛,又瞥向一旁的江家人,招招手低声叫人将温晁扶去医官那。随后笑着向众人表明比武只是个余兴节目,输赢不重要,不用太在意,大家继续。

 

看见温晁这么狼狈,有不少人心中都在暗自偷笑,但碍于温家势力没人敢明目张胆的在现场讨论。

接下来的比武基本上都是点到为止,这倒是让温若寒觉得无趣,于是他转身离开让人时间一到就早早散席。

 

「魏婴,刚才那石子你丢的?」江澄脸色难看的问着身边还在笑着跟人拚酒的紫衣少年。

「什么石子?喔,对,我丢的。」

「蓝湛不可能躲不过,你插什么手?」语气带着明显的不赞同。

「温晁自己技不如人还搞偷袭,我怕他更难看,帮他一把呗?」魏婴说得理直气壮,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出手,干脆全当自己想整整温晁。

这么想着想着就笑了,抬头刚好看见刚才说到的人正好看向自己,他就乐的凑了过去,准备开始逗人。

江澄见自己又来不及拉住魏婴,只好叹口气瞪了魏婴一眼,只希望他不要又把人惹毛了。

 

 

 

「魏将军?魏将军?」一开始面对金光善就走神的魏婴,还在想那之后发生什么事就被蓝湛轻轻一拉给拉回神。他茫然的抬头然后看见蓝湛的眼神后便点点头。

「好,既然魏将军也同意了,就今晚一起讨论!」金光善笑得很开心,魏婴则是一脸茫然。所以,到底要讨论什么?

 

出金鳞台时,因为两人都需要跟家族报备事情便一起走,在路上魏婴才从蓝湛口中知道是要在今晚让四大家族讨论夷陵及几个城镇的后续问题,于是金光善要他帮忙转告江澄。

「难怪他刚才眼睛特亮。」魏婴眯起眼悄声的说道。

 

才刚走进市集里,魏婴就突然被一双手抱住左腿,低头一看便愣在原地。感觉到魏婴的停顿,蓝湛也顺着视线看见了一个六岁左右的孩童。

 

「魏、魏哥哥……」孩童的声音夹带着委屈的鼻音。

 

 

-------TBC

 

这篇原本昨天要跟点梗一起发,结果昨天实在太晚只好先开点梗,如果愿意的话可以在那篇留言ww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评论(9)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