煞●欠三辆车●Flag之神●挖坑快填坑慢●鈅

我是灣家人,除了正式發文外其他基本上都繁體字...
微博:_煞鈅_
沉迷魔道忘羨,同人暫時也只會寫這個了......(文筆渣請見諒)
※忘羨堅決不拆不逆※

【忘羨】《策马奔腾》1

※將軍PARO,CP忘羡(主将湛X副将羡)

※起因于贱贱 @魏无羡世界第一好 的一个脑洞,也等于我欠他的点梗~(虽然重点目前还不会写到……QQ")

※大纲被电脑吃了,已无救......只好依照我现在记得的写了ww

※这故事是以灭了温氏为开端,有点架空所以私设可能不少,慎入。


---------------------以下正文-------------

 

夷陵,原本是个还算热闹的城镇,如今因为连日的战事导致百姓不敢再待在此地,于是这里自然变成了军队的驻扎地。

也许是因为战事稍歇,夜里的夷陵寂静无声,连日的疲惫让士兵们连喝酒庆祝都有些心不在焉。

一名黑衣男子负手走出营帐,他左右望了望,决定往前边的大树走过去。步履轻松,一点也不像是白日刚打过战争的人。站到树下时微风吹来,黑色长发轻轻晃动,他微眯着眼,看向远处闪着火光的地方。

 

「睡不着?」

听见身后突然冒出的疑问,黑衣男子回过头。一名白衣男子正从月光下朝他走来,步履轻缓无声,被月光照射到的脸上是一如往常的淡漠,可淡琉璃色的双眼由于月光的照射反而显得些微妖媚,不似以往含带着冷意。

 

「难得,蓝将军也睡不着吗?」

「……」白衣男子显然不太想回应,只是静静地走到他身边站立。

「好吧,就知道你不会回我。是有点睡不着,明天就要回去了,总觉得不太真实。」顿了会,他转过身去望向刚才的方向:「蓝湛你说,真的结束了吗?」

「魏婴,已经结束了。」

听见蓝湛的回答,魏婴开心的笑了,就像是得到什么保证一样。

「回去休息,明早出发。」

「太早啦!月色正好,喝个酒再睡嘛?」

「你今天喝很多了。」

「你不是早就离席了,怎么会知道?难不成蓝湛你偷偷观察我?原来我们蓝将军这么关心副将啊!」

「……无聊。」

   

   

蓝湛与魏婴带领着士兵紧赶慢赶终于回到了兰陵城。百姓得知这队人马战胜温氏都纷纷站到两旁对一行人表达敬佩,有些姑娘甚至对他们抛花,魏婴伸手接了一朵还笑着眨了眨右眼表达感谢。一旁的蓝湛暼了一眼,什么也没说只策马加快脚步。

两人一回来就先往金鳞台去覆命。魏婴最不喜欢的就是应付这类的君臣对答,于是对金光善行个礼后,基本上都交由蓝湛去应答。

「温氏总算清除了。这次真是辛苦各大家族了,尤其是蓝将军啊!」

「职责所在。」

「好好好,今天是该庆祝一番,蓝将军这次可别推辞啊!」

 

 

说起这温氏,以往百姓对他们家族还算尊敬,毕竟有求必应除了偶尔提出不合理要求外倒也没多大纷争。但从温若寒继任家主后直接自封为王,对各大家族不断施/压,每个城镇的百姓都苦不堪言。只要一有家族反对,那家族很快就会被抹灭,所属的城镇也会归温氏所有。这状况维持了快十二年,直到一年前温氏为了娱乐举办了比武会。

 

那日,温若寒的幼子温晁仗着无人胆敢赢过他于是出言挑/衅了蓝湛:「听闻你们姑苏蓝氏能文能武,前阵子还有人教训我的下人,总该给个交代。不如你上来过过招,让我看看是不是真的这么会武?赢过我,我便不计较了。」

被挑/衅的蓝湛轻轻蹙眉,手里的避尘剑握得死紧。起身正欲往前,不料温晁又补一句:「既然要分高下,你可不能拿剑,赢过拿剑的我才是真的会用武。」

蓝湛将剑交给一旁的人,缓缓向比武场中间走去。



 


-------------------------------

新坑,我也不知道這篇會寫多長......

舊坑《臨檢》這周沒意外也會更~

评论(2)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