煞●欠三辆车●Flag之神●挖坑快填坑慢●鈅

我是灣家人,除了正式發文外其他基本上都繁體字...
微博:_煞鈅_
沉迷魔道忘羨,同人暫時也只會寫這個了......(文筆渣請見諒)
※忘羨堅決不拆不逆※

《生离思归●长夏》

※与太太们的五季联文,可能有刀,慎点QAQ看完就知道我不发刀的(?)


※原著向,这篇是以二哥哥十三年内的某天下去写的,人物秀秀的,OOC是我的(一个不敢写原著向的小透明)


※这里面有个脑洞:因为我在看到羡羡告白时,曾经想过二哥哥重复确认告白是不是也有可能做梦梦过羡羡告白呢?




※字数:2256字(含标点符号)




※其他季节请见以下名单↓↓


春:樵樵 @子夜渔樵 


夏:澈澈 @南澈想毕业 


长夏:此篇


秋:松子 @松子 


冬:凶凶 @码文太慢被关了起来的魏凶凶 




───以下正文───






季节终于来到了湿热的长夏,上午又闷又热,午时开始降一阵阵的雷雨直到酉时左右才停。每日如此,有些妖魔鬼怪便借机作怪。




南方的一个村庄三天内失踪五人,一周后这五人又回到家过着与平常无异的生活,但周遭亲人发现他们变得目光呆滞、说的话少了,就像是魂魄被吸走了般。找了医师无用,村庄位置也偏僻,于是没有一个修仙世家管这地域。




外出夜猎的蓝忘机从旁人口中听见这等怪事就赶往此处,到达村庄口已是未时末,刚降过雨的潮湿气味随着阵风侵入嗅觉。


蓝忘机观察四周后进入村庄,也许是受到怪事影响,除了店家外每户门窗都贴有避邪符咒,那符咒的画风狂草到快认不清字应该不是正经修仙世家给的。


蓝忘机在来的路上细想了听见的事,对这邪祟有了点猜测,想着若是快的话也许还能将这些人的魂魄救出来便没在村庄多做停留,直接穿过村庄往树林走去。




已被避尘伤到无力躲闪的邪祟被压制在地上发出难听的惨叫,蓝忘机拿出忘机琴对着它问灵后发现它的执念太过深重,度化无法,但偏偏也不是真的想取人性命,只能对它强行镇压并让它将村民的魂魄吐出来。


蓝忘机拿着魂珠一一给这五人归魂后婉拒了他们的答谢。





申时末天色尚早,离开了村庄的他缓步走向刚才看见的湖,湖边有几名孩童在嬉戏。看着他们这样玩闹,蓝忘机像是想起了什么眼神有些黯然。找了个位置坐下,将忘机琴置于前方,闭着眼不断弹奏问灵。


脑海中闪过了那邪祟说的一句话:「哈哈,您不也是吗?」


睁开眼时彷佛回到了少年时光,对面的少年不断在自己面前说云梦多好玩,各式各样的辣味料理多好吃,每说一句便邀请自己去玩一次,不管自己有没有回应都不会觉得烦。


「蓝湛,信我,你去过一次就会知道那东西多好吃!摘莲篷多好玩!」


盯着对方那明亮的眼睛,他开口说出了一个自己想了很久的回答──「好。」


接着他看见对方似乎愣了一瞬然后笑着消失。


他想伸手去拉对方,却发现拉住的是一名满脸血迹,双眼无神的黑衣男子。他不自觉地颤抖着唤了声:「魏婴?」


对方回应的声音很小,但自己记忆深刻,所以他清楚地听见了:「滚……」




彷佛有什么在自己心上狠狠敲击,蓝忘机再次闭上眼握紧双手,等感觉到手上有了刺痛感才睁开眼。还是在湖边,不远处的孩童也还在嬉戏,除了手上有点刺痛感外刚才的一切就像没发生般。他收起琴,站起身御剑前往云梦。





南方村庄离云梦有一大段距离,蓝忘机却像是不知道疲惫似的赶着。云梦的小镇在酉时已很热闹,他记得那人说过晚上的云梦很美,夏季尤其是长夏时白天热得他天天想进莲湖泡,还能趁机摘个莲篷吃,晚上却因为下午降过雨很是凉爽。


蓝忘机凭着印象进了一家客栈,坐在角落看着那红通通的辣菜,动手斟了一杯酒放在对面。


他吃了一口喝了一杯茶便没再动筷,等到菜凉透他才对那位置敬了杯茶后起身回楼上的客房。







亥时将近,蓝忘机将琴剑置于床边的桌岸上,洗了澡穿好中衣躺上床,一到亥时便顺着生物钟闭眼。


「蓝湛?」一个爽朗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欸?又不理人!该不会又夜猎路过吧!」


蓝忘机转头看向眼前的青年,与平常相同的黑衣,苍白的脸色似乎在看见自己时因为兴奋而有了红润,这次他回答:「不是。」顿了一会,又道:「来找你。」


「来找我?正好、正好,我这有美酒想找人陪我喝,一起喝一杯吧?这天气最适合在湖边饮酒了。」


即使知道是梦,蓝忘机还是颔首接过对方递过来的酒盏,但他没喝,只是观察眼前的人与身处的地方,想确定这次梦到的是哪个时期。


「蓝湛你不知道,在乱葬岗待久了,都快忘了季节变化了。」魏无羡也没注意他有没有喝,自顾自饮了一口酒接着道:「我今早心血来潮想来云梦走走,差点没被热死。哈哈哈,你可能没体验过这天气泡进湖水里的凉快,比冷泉舒服!我现在就很想这么做。」




等蓝忘机回过神,他已经被魏无羡拉着跳到湖水里。被对方紧紧拉着的手传来的温度些微冰凉,蓝忘机动手挣了挣想传些灵力给对方,魏无羡却道:「别动别动,蓝湛你穿着这身衣服下水呢,肯定动作没我这个脱了衣服的快,我带你去摘莲篷,快到了。」


闻言,蓝忘机的视线落在对方光裸的背部上,下意识偏过头任对方拉着游。


摘了莲篷,魏无羡带着他爬上一艘小船。


「蓝湛你快尝尝,这现摘的特好吃!」魏无羡将手上的莲篷塞到蓝忘机手里,蓝忘机盯着他看了一眼耳垂便红了起来。


「你怎么耳朵红了?热到了?」


「不是。」


魏无羡凑近他,眨了眨眼,突然笑了。


「莫非你害羞了?哈哈哈哈哈,我们都是男人,你有的我也有,害羞什么。」


「无聊!」蓝忘机激动到想站起来。


魏无羡见他急了想跑,赶忙拉住他,结果小船一晃使两人就这么面对面嘴对嘴的跌在船上。


「……」魏无羡眨眨眼似乎愣住了,没推开压在身上的人反而下意识将拉着对方衣袖的手紧了紧。


蓝忘机感觉自己的呼吸有些急促,慌张地撑起身,「魏婴,我……」话还未说完,魏无羡便握住他的右手,道:「蓝湛,有没有人说过你嘴唇好软。」


果然他只要一开口就是以撩自己为乐,见他并没有多在意刚才的意外,自己突然有些失落。


蓝忘机左手握拳嘴唇紧抿。


「也好暖,我喜欢。」


蓝忘机不敢置信地睁大眼睛看着他,魏无羡笑嘻嘻地重复一次:「喜欢你。」


并没有说是哪种喜欢,但他心中的狂喜却压抑不住,想告诉对方「我也是」,但那人又像之前一样说完话便慢慢化作云雾一点一点消失无踪。无论他捉得多紧,最终都会从手中消失。





「滚……」


那一声「魏婴」还来不及喊出口,耳边又响起了这句话,蓝忘机脸色煞白,瞬间从床上惊醒。


身体的燥热在一瞬间被浇熄,剩下心口与背上的旧伤带来的疼痛,凉风从窗口吹进明明是一种凉爽,他却感到一种悲戚的寒冷。









「魏婴,十年了……」


第十年的长夏,我再次来看看云梦的夜晚,如你说的那样──很美、热闹。但你依然没有回来……


评论(6)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