煞●欠三辆车●Flag之神●挖坑快填坑慢●鈅

我是灣家人,除了正式發文外其他基本上都繁體字...
微博:_煞鈅_
沉迷魔道忘羨,同人暫時也只會寫這個了......(文筆渣請見諒)
※忘羨堅決不拆不逆※

《画下极光送给你》(中)

※CP忘羡。人物是墨香太太的,私设、OOC是我的锅.。

※原本《极光》这篇只是想写一发完的小刀,结果写完觉得我在自虐……加上某天跟朋友去看展他也说我居然发刀捅他,一路上就不断跟我洗脑甜回来~~~所以我决定还是想办法把他甜回来。

※这篇不是真正的完结糖。

※前情提要:上篇

------------------以下正文----------

 

魏无羡一回国,就先把微博打开,看了一眼自己出前发的:「出去走走。」想了想还是新增了一则:「我回来了。」然后招了车回家去了。

一回到家,他将行李放到房间后,很直接的趴到床上睡了,连棉被都懒得盖。也不知道是不是转机累了,竟然很快就睡着了。

一旁的蓝忘机看他这样微微蹙眉,想替他盖被子又扑空,抿了抿唇只好虚坐在床沿用手摸了摸他的脸。还是这样让人放心不下啊……

 


魏无羡是被手机设定闹铃吵醒的,当初为了要观察极光,特地设定了不同时间的闹铃,现在这时间刚好是深夜十二点。以往夜猫子的他这时间都还没睡呢,所以被吵醒后也很难再继续睡,于是他只好伸伸懒腰起身去整理行李。

先将换洗衣物丢到洗衣机按下预约洗净后,再把买来的东西都放到桌上。最后坐在地上拿出画册跟相机时忍不住又用手摸了摸相机。思绪也跟着飘回了一个月前。

 


那天魏无羡醒来看到江澄跟江厌离在床边对话时,整个人是呆愣的。接着转头看到旁边的点滴瓶才知道自己在医院。不对,为什么我是在医院?

想到这点,他想起身,结果浑身痠痛到不行,根本动不了。但是这动静刚好让那对姐弟注意到他醒了。

 「阿羡,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江厌离紧张的问道。

魏无羡觉得自己除了全身疼,好像真没哪里不舒服,于是摇摇头。想了想还是开口问道:「我……怎么在医院?」

「车祸。」江澄脸色难看的回答他,接着缓慢的将他的病床调高。

「喔……我怎么没印象?」他喃喃的道,「我记得我跟蓝湛要去玩啊?然后我好像睡着了……」说到这,他才惊恐的看着他们,语气慌张的问:「蓝湛当时跟我在一起对不?他怎么样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闻言,姐弟俩人互相对视,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让他接受接下来的消息。第一次看到他们在自己眼前这样欲言又止的魏无羡整个慌了。这不就表示蓝湛的状况很严重!他激动的想下床,可是他根本没有力气。

江厌离只好暖声安抚他的情绪:「阿羡,你别急。他......没事的。你先养好伤,我们到时再跟你说事发经过。」

他心里再怎么急,也不会想让江厌离担心,于是他只好点头答应先养伤。

 


养伤这段日子很难熬,试着打听蓝忘机的状况都一无所获,就连蓝大哥来看他都告诉他没事,别担心。若真的没事,为什么他们要欲言又止?这疑惑直到他出院那天。

外伤好得很快,医生判定他今天就可以出院回家休养时,江澄跟着去办出院手续,江厌离则替他整理一些衣物。

一回到家,魏无羡就央求江厌离告诉自己当初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江厌离见魏无羡这样,只是叹了口气将知道的消息说给他听。

听到当时救护人员看见的是蓝忘机将他护在身下时,魏无羡基本上已经什么都听不进去了,最后也只听到蓝忘机头部重伤,然后……然后他好像不记得最后江厌离说了什么了?

 

 

突然,魏无羡感觉自己被人抱住了,回过神来又接着闻到了那熟悉的檀香味,他惊讶的回头。果然,看到了他思念很久的那人。

那瞬间,魏无羡鼻头一酸,眼泪又忍不住落了下来。哽咽的唤了一句:「蓝湛……」

对方将他抱得更紧了些,清冷的声音在他耳边回应着最让他安心的话,他说:「我在。」

 

 

----------TBC

 

迟到的祝大家元宵节快乐。

我知道很短小,原本这篇可以在元宵节完全甜回来的,结果不知不觉越写越长(掩面)

我都快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可能感冒头太昏…….?

下章我保证完全甜回来的结局QQ


评论(10)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