煞●欠三辆车●Flag之神●挖坑快填坑慢●鈅

我是灣家人,除了正式發文外其他基本上都繁體字...
微博:_煞鈅_
沉迷魔道忘羨,同人暫時也只會寫這個了......(文筆渣請見諒)
※忘羨堅決不拆不逆※

【忘羡】《原来我的房东是粉丝?》──上


※ @莜茑 鸡仔点梗的声控二哥哥与CV羡羡

※这是一个拖了一个月以上的生贺,鸡仔对不起,我居然还是只能先发"上"QAQ

※人物秀秀的,OOC是我的锅。

这大概是一篇很努力想要一发完结果完不了的小日常故事?

※太久没写文,真的有很不合逻辑的地方或是错字……可以抓虫但求不要喷我(掩面哭泣)

※字数:4141字 ( @君尘 你看,我們的賭約我做到啦~)



───────────以下正文────────


01

环境优雅的咖啡厅内,在门的正对面这桌气氛有些尴尬。

男子面带些微歉意的将两份合约摊在桌上给蓝忘机过目。

「真的很抱歉,蓝先生。」

合约上是同一间房子的地址,同一个日期。不同的是一张上面写售屋,另一张上面写租屋。再往下看,一个签名狂如草,一个签名端正,明显不同人。

事情发生在前天,蓝忘机为了工作方便决定买间附近的屋子,正好遇上面前这位房东在贴售屋标志。

看过房子后双方签订合约,第二天正准备要处理过户时突然接到房东的太太闹了乌龙的电话通知,并约在这里协商。

「我临时决定将屋子卖掉,还来不及通知我妻子,我妻子已经将这间房租出去给这位魏先生了。」房东叹了口气,「我昨晚去见魏先生说明了。他表示只需租一间套房,我将他本人邀请过来了,如果您方便,看能不能就当您租了间房给他?」

蓝忘机微微的蹙眉,他是真的不习惯跟不认识的人待在同一个私人空间里。

见蓝忘机不开口,房东着急的还想说什么,咖啡厅的门开了。


进来的是一位全身黑衣黑裤的男子,他站在门口望了一圈,终于发现了什么一般直朝房东那桌走去。

「房东先生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充满活力的好听声音传入了蓝忘机的耳中,使他抬头一看。对方与他对到视线,朝他笑了笑。

「你一定是房东说的蓝先生了?你好,我叫魏无羡,也可以叫我魏婴。」

蓝忘机对他点点头,接着抿了抿唇,看向房东,开口道:「我同意。」

「啊?」房东一时反应不过来,刚刚还在犹豫的人怎么突然就同意了?

蓝忘机以为对方不懂他的意思,指了指桌上的合约又说了一句:「我同意租一间套房给他。」

魏无羡闻言,眼睛都亮了。眉眼微弯,张开双手顿了一下改用右手去拍蓝忘机的肩膀,开心的道:「谢谢你,这下终于不用重新找住处了!」



02

蓝忘机记忆中一直有个很好听的声音。

还记得当时那人一边跑一边低头看手机,结果一不注意就与蓝忘机撞上了,因为后作力差点往后摔还好被蓝忘机拉住。

「谢谢、谢谢!对不起,我没注意到你在面前。」那人尴尬的笑道。

「没关系。」说完,蓝忘机就替他捡了掉在地上的手机交给他。

「你人真好!果然人美心地好。」

当时的蓝忘机只觉得他的声音是那种比一般少年更吸引人的清亮且充满活力,并没有太在意对方那彷佛撩人的话。



03

蓝忘机以为不过是学生时期遇见的一个过客,他从没想过会记得这个声音这么久。

偶然在街上电视墙看见一首歌的广告,让他停住脚步的不是那首歌,是这个用动画制作的广告,主角是个少年,而那CV的声音与他记忆中的声音符合。

鬼使神差的,他当晚回家查了一下那首歌的资讯,看见了CV表里的名字──「夷陵老祖」。

接着搜夷陵老祖,发现他是个很红的CV。一开始是配广播剧里的小配角,后来渐渐被几个广播剧的工作组相中请去配剧中的男二或是男一。

名气热度一上来,有些歌曲策划也跑来找他配音,自己本身也会翻唱几首歌。

发展很好,资料上写着今年也准备配两部动画。

蓝忘机转而搜寻有他配音过的广播剧作品,从官网那下载来不断重复听。在搜寻时发现对方的微博,为了关注他,蓝忘机第一次去注册使用微博这种社群网站。




04

三人再次来到了那间屋子,确认了屋子情况后房东就先离开了。

房子不小但三间房间离的不算远,格局也不太相同,蓝忘机看着魏无羡问道:「你需要哪间?」

魏无羡一愣,盯着对方看。

蓝忘机被盯得不自在,偏过头问道:「怎么了?」

「我真的可以选吗?」不怪他这么小心翼翼,毕竟一般房东如果也要住一起,出租房都是指定自己不需要的那间给人,像他就曾经租过不到八坪的小房间。

蓝忘机点头「嗯」了一声。

魏无羡走进右手边的房间笑着道:「那我这间小房间就行啦!我出门跟回来时间都不一定搞不好还挺吵的,这靠近客厅又离那两间有点距离,这样就不会吵到你啦!」

蓝忘机还想开口说什么,想了想又吞了下去,只说了个「好」。

「那什么,蓝先生……」

「蓝忘机。」顿了一下,补充道:「蓝湛也可以。我们同年。」

言下之意就是我们同年可以直呼名字。



05

跟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其实有很多习惯要去互相配合,但魏无羡觉得跟蓝忘机住在一起反而没有这类困扰。

魏无羡说房间需要装隔音的东西,蓝忘机没反对,还帮忙找了家质量好的每间房都装了。

每天起床时蓝忘机早已经出门,但客厅桌上都会放着早餐,而且恰巧是自己想吃的。

第一次看见时,还把它拍起来发到微博:「遇到好房东兼好室友!我今天能活力满满去录音啦!」

照片上是一盘切好的蛋饼,上面倒满了辣椒酱,配了一杯温奶茶。

发完后底下的评论他没有仔细去看,只是专注在早餐上,所以他没发现有一句与众粉丝不同的「路上小心」。

晚上若是早一点回家会跟着蓝忘机一同吃晚餐,妙的是靠近魏无羡的一定都是红通通的辣菜,而靠近蓝忘机的则是几盘绿油油的青菜。

其实一开始魏无羡跟蓝忘机说过如果自己太晚回来不用准备晚餐的,他可以从外面买外卖,可蓝忘机只回了一句「不健康」,于是不管自己多晚回来都能在厨房饭锅里找到保温的饭菜。



06

魏无羡发现蓝忘机作息挺固定的,于是对方睡了后他会从客厅回房并将门关起来,将稿子练顺一点。

练到烦躁了,他会开始刷微博,或是点开自己的QQ粉丝群组看看大家在聊什么,偶尔还会上YY小房间哼几首歌放松。

这晚刷微博时,魏无羡发现有几条私信是同一个人发的,内容全是关心。

「早点睡。」、「不要吃太多辣。」、「嗓子要休息。」、「天冷,注意身体。」

魏无羡嘴角上扬,整个心情都好了。看了看那人的ID──含光。

『这个小粉丝的名字真好听。』这是他第一个想法。他顺手点进这人的主页发现全都是自己微博的戏剧或动画转发而且只转发自己配音的片段那则,他退出来在私信里回:「谢谢关心,含光。」想了一会又在私信里加一句:「你ID真好听!一定跟本人一样很暖。」

心情正好,准备继续练习稿子的魏无羡突然听见敲门声。

「魏婴,熬夜伤身。」让他意外的不是蓝忘机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是这时间点了居然没睡?

魏无羡起身开门,小声的问:「蓝湛,我吵到你了?」

蓝忘机摇头,捏紧了手上的手机,开了口又不知道说什么,只好对他说了句「早点休息,晚安。」就回房了留魏无羡一个人一脸纳闷的盯着那扇门。



07

结束了手头上的第一部动画配音,魏无羡终于能够稍微休假一周。正好遇上蓝忘机也周休二日,他便拉着蓝忘机一起去超市采买。

「蓝湛,这个这个,我想吃这个!」魏无羡边说边将手上的三包超级辣味肉干放入购物车。

蓝忘机皱眉头,不认同的道:「这吃多对你嗓子不好。」

「没事没事,我这不难得放假嘛!让我放纵一下。」魏无羡说着又把手上的辣味洋芋片丢入车内,再转身去拿几瓶酒跟汽水,一副准备好好大吃大喝的样子。

绕了一圈后魏无羡又拉着蓝忘机跑去买新口味的冰棒。

整车除了几样青菜跟苹果,其他全是他要的小点心。蓝忘机除了一开始的皱眉头也没再说什么了。

到了结帐时,魏无羡才尴尬的发现自己没带钱包。他有些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抬头笑着看向对方,开口道:「那个……蓝湛……」

「我付。」语毕,蓝忘机拿出自己的卡递给收帐员。

「蓝湛你真好!之后还你啊!」魏无羡开心地抱住他,没注意到对方的动作在那瞬间停顿了一下。

「不用。」


将买好的东西放上车后,魏无羡说他负责将推车推回去让蓝忘机在车上等。

于是哼着歌的他在放好车要回来时就被几个小女生围住了。

「那个……请问,你是不是……老祖?」

「呃……」魏无羡笑了一下,点点头。

于是小女生们兴奋地要他的签名,他给了。要合照,他婉拒了。笑着说了不少话才让她们甘愿离开。深呼吸了一口气,他突然有点后悔自己有时无聊在微博发自拍了。

走到蓝忘机的车边时,发现对方没在驾驶座待着而是站在车外盯着他,不知怎么的突然有点心虚。明知道对方的表情一直都是那样淡漠,这一看却总觉得对方似乎不太高兴。

魏无羡甩甩头,向对方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蓝湛,我们回家吧!」



08

休息的这几天,魏无羡在家除了正餐,其他时间都一边吃零食喝酒喝饮料一边翻看下一个工作的资料或剧本,偶尔念着念着不小心睡着了,醒来不是在房间就是在沙发上被人盖好毯子。

他还巧妙地发现──若是在房间,大部分都是蓝忘机工作回来的较早,相反的在沙发上就是他刚回来,给自己盖件毯子就去忙了。──对于蓝忘机贴心的举动,魏无羡觉得心中的某处很温暖。

想到这里,他从沙发上起身,果然看见蓝忘机在厨房煮晚餐。

「蓝……阿嚏!」准备出声叫人的魏无羡猛然打了个喷嚏,顿时整个人都愣了。在厨房的蓝忘机正好听见声音,关了火走出来。

「醒了?」

「嗯,咳咳,刚醒。」魏无羡轻咳了声,揉了揉鼻子笑着道。

听见他声音些微沙哑,蓝忘机道:「先喝杯温水。」

魏无羡听话地拿杯子装水喝,喝完两口又打了个喷嚏。

「感冒了?」蓝忘机拿了件外套披到他身上问道。

魏无羡想了想:「没有吧?咳,总不会吃个三支冰就感冒了?」

蓝忘机从客厅医药箱拿出了耳温计硬是把对方按到椅子上坐好,按下电源凑近他的耳朵。一开始对方说觉得又痒又凉的拼命乱动,最后在蓝忘机把零食全没收的交换条件下才乖乖的量耳温。

等到耳温计响出声音拿起一看,三十六度半,还好没发烧。但为了避免再着凉,蓝忘机还是叫他先去洗热水澡,洗完刚好能吃晚餐。


魏无羡泡在浴缸里整个人是处于疑惑的状态,不懂自己怎么越来越听蓝忘机的话了。以关系来说,他是房东跟室友。以相处情况来说,他虽然总是一脸冷淡,但对自己特别好、特别关心,也不知道在遇到他之前有多久没有感受这种关心了。

因为边思考边泡澡,于是比平常泡的还要多半小时的他出浴室时正好与要敲门的蓝忘机对上眼。看着他那琉璃色的眼睛,刚才有些烦躁的心情似乎都平静下来了。

「蓝湛,我洗好了,也饿了!」

「头发先吹干。」

「待会吹嘛,我好饿。」魏无羡边说边往餐桌走去。

「……」蓝忘机只好跟着对方一起坐到餐桌前。

「蓝湛,我真没感冒,你不用担心。头发我吃饱就吹,好不?」见蓝忘机还是盯着他看没有要动筷子的意思,魏无羡又道:「蓝湛?房东哥哥?」

「别这样叫。」蓝忘机耳朵微红,拿起筷子夹菜。

见人终于妥协,魏无羡便吃起他的辣菜,不过越吃越觉得不对。

「蓝湛……你这辣椒是不是没放?」

蓝忘机吞下口中的食物才回答道:「有。微量。」

「啊?为什么!」

「你嗓子不舒服,少吃。」说完这句,蓝忘机就不说话了。

魏无羡只好委屈吃面前的饭菜,默默地想:『原来刚才在浴室时小咳了几声他都听见了。』

在煮饭时蓝忘机一直在注意他的动静,结果让他听见几声咳嗽声时他就决定辣椒不要放太多。果然,人出来后看起来是没有太大的异常,但是一大声说话时总夹带些微的沙哑。


评论(36)
热度(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