煞●欠三辆车●Flag之神●挖坑快填坑慢●鈅

我是灣家人,除了正式發文外其他基本上都繁體字...
微博:_煞鈅_
沉迷魔道忘羨,同人暫時也只會寫這個了......(文筆渣請見諒)
※忘羨堅決不拆不逆※

【忘羨】 《緣羨》03

字數:4261



酒会当日下午三点,蓝忘机就带着魏无羡离开公司,到达停车场时,蓝忘机惯性的朝驾驶座走去。

魏无羡见状拦住了他:「等等、等等!蓝总裁,你不请司机也就算了,开车是秘书的事,哪有秘书给总裁载的?」

闻言,蓝忘机只是道「无事」就准备开门,丝毫没有停下来换司机的念头。

魏无羡一把抢过他手上的车钥匙,一边拿在手中抛着玩一边笑着对他说:「你这是要去参加商业酒会,不是私人聚会啊!让其他人看见并借题发挥就不好啦。还是说你不相信我的开车技术?放心,我开车很稳的,老板的性命安全多重要啊!」说完,他还轻推着蓝忘机到后座准备开门让他上车,可对方押着门把手不让他开,站在原地摇摇头,张口还未说什么,魏无羡便以为他是硬要抢驾驶的位置连忙摀住对方的嘴巴:「别抢了,算我求你。我们都这么熟了,对我有点信心好吗?再继续抢下去就要迟到了。」

「……」

蓝忘机偏过头用右手轻推开对方的手,淡淡的道:「不抢,去前座。」

「哈哈,早说嘛!」魏无羡笑了笑,就要绕过去副驾驶座替他开门被挡了下来。

「你不必如此,我自己来。」


抢驾驶位置的玩闹一结束,两人就往酒会场地出发。这次酒会的场地定在距离云深公司有些远的寻旅酒店,开车得花起码一个半小时才能到达。路程上为了解闷,魏无羡打开了音响,可惜蓝忘机的车上只有纯音乐,连个古老歌曲类的都没有。遇到塞车时听纯音乐根本就是催眠,为了转移注意力,魏无羡同往常一样悄悄的看蓝忘机一眼。对方似乎没有注意到他的视线,只是盯着前方看。

「总裁?陪我说说话呗!这塞车可能要一阵子了,听纯音乐快睡着了。」

「好。」

「为什么你车上连老歌都没有啊?偶尔听听歌不好吗?」前面的车子这下是完全不动了,魏无羡边说边就着握方向盘的姿势将身体往后靠。

「不习惯。」查觉到对方的动作,蓝忘机看了过去:「坐好。」

「我坐得很好了,不就伸展一下身体。」魏无羡撇撇嘴,想起来又道:「不习惯听歌曲?你都听纯音乐了,应该古老歌曲也可以接受啊,你下次可以试试。」

「……嗯。该走了。」



两人到了寻旅酒店时正好是下午四点五十分,在守卫那交上邀请函后便进入厅内。

一踏进去就是吵杂的人声,这使得蓝忘微微皱了皱眉头。魏无羡则趁机观察了一下这个宴会厅,宴会厅的范围广到包含整个一、二楼,厅内的设计挺华丽,但不会过于老气,不愧是姑苏这的六星级的酒店。

「这不是云深的蓝忘机总裁吗?您来了啊!」魏无羡正要伸出手拿酒杯,蓝忘机身边就靠近了一人。他仔细打量这人,身穿米色的整套西装,头顶上半白的头发显示出他有了点年纪,浅笑着摇了摇手上的红酒。

蓝忘机对他微微点头:「黄总裁。」

『黄总裁?』魏无羡思考了一下,『不就是这次宴会的主人──黄凛吗?而且还是……这间寻旅酒店的老板啊!』

在魏无羡思考的同时,黄凛也在打量他:「莫非这位就是……那位厉害的秘书?」

「黄总裁您好,我是魏无羡。」边说边笑着伸手。

「久仰大名,我还记得业界大家给您取了一个称号──夷陵老祖。在业界可无人不知道您啊!」黄凛放下空酒杯双手握住魏无羡的手,那动作跟表情就像是看见明星的迷弟一样,死死的握住。

「哈哈,黄总裁说笑了,我也就只是一个小秘书。」魏无羡觉得不自在,但碍于这场合跟对方身分他不能做太大的动作,于是笑着用另一只手拨开对方并拿起桌上的一杯酒来喝。

这些动作蓝忘机都看在眼里,他拉住魏无羡的左手,对着黄凛道:「黄总裁,失陪了。」

黄凛也不在意,笑着回应:「祝你们玩得开心。」



被拉着的魏无羡现在是一脸懵的,他记得蓝忘机不喜欢与人碰触。虽然自己每次都故意去碰他、闹他,然后看他冷着脸甩开自己还挺高兴的。可是,现在他居然主动拉起自己的手,而且还……挺用力的!

『莫非是生气了?不对,好端端的他生气什么?』

蓝忘机终于停了下来,松开魏无羡的手。

左手重获自由后,魏无羡揉了揉手腕后凑近蓝忘机,不断地盯着他的脸看,想从他脸上读出什么情绪。

「在看什么?」后者被盯的不自在,于是开口问道。

原本想抱怨下对方手劲太大,可话到嘴边就拐了个弯:「看你好看啊!蓝忘机总裁你怎么这么好看呢?当你秘书真的不吃亏啊!我后悔只签两年的约了。」

「无聊。」

「好吧,我无聊。可我说的是实话啊!」

不想继续跟他在这话题上打转,于是蓝忘机沉默着接过对方递来的不知何时从服务生那里拿来的果汁。



云深公司在姑苏是第一的大公司,而蓝氏兄弟更是在业界颇受好评的一代。所以在这酒会上的人们大多对蓝忘机有些认识,不少人看见他都会来打招呼敬酒。

可他本身不喝酒,以果汁代酒也喝了不少杯了。

这时魏无羡将一杯水递到蓝忘机的面前,笑着道:「我替你要了一杯温水,之后的我来应付。」他知道蓝忘机对于这种非百分百纯果汁喝得很勉强,于是将他手上的那杯果汁换过来喝光。

接下来还有人过来敬酒时,魏无羡都会以各种理由挡在他前面,随意的拿过桌上或是服务生端来的酒就代替他打了招呼,有时也会接过来人递的酒当场干杯。

毕竟这是商业酒会,提供的除了红酒、各式葡萄酒之外还有姑苏限量的名酒天子笑,魏无羡又是那种拿到什么就喝什么的人,于是他现在就处于一个短时间内喝了混酒的状态。

酒量再怎么好的人喝了太多混酒也是会醉的,一直注意魏无羡的蓝忘机发现他在敬完酒后开始会扶着桌子站一会才又迈开脚步。

眼前来了一名金发女子,照常跟两人打招呼后准备与他们敬酒,她拿了一杯橘红色的鸡尾酒递给魏无羡。后者正要伸手去接,被蓝忘机抢先接走了。

「他醉了,我替他喝。」

听见这句话的魏无羡眼睛瞪大,赶忙拉了拉蓝忘机小声道:「不是不喝酒的吗?我没事的。」

蓝忘机摇了摇头,拿着酒杯向女子举了一下示意并一口气喝完。




魏无羡现在有些后悔没有阻止蓝忘机喝下那杯酒。那杯鸡尾酒名叫夕阳,调的比例果汁居多,可他真的不知道蓝忘机居然连那没什么酒精浓度的酒都会醉!

一开始怎么也叫不醒,自己又喝了不少酒根本不能开车只好开间房让他休息。结果进房间他就醒了,现在抱着他不放手!

挣扎无果,魏无羡只好试着喊醒他:「蓝总裁?」

没反应。

「蓝忘机?」

对方还是没有反应。

魏无羡苦恼了,该怎么办啊!原来他喝醉喜欢抱人的吗?平常不喜欢跟人碰触的人都这样吗?

「总裁,你先放开我好不好?你这样我们两个都动不了啊。」

这一次蓝忘机终于有了反应,他松开抱着的双手,改去握住魏无羡的右手,用双手紧紧的包覆住他的手掌。

「总裁?」

蓝忘机听见他的称呼明显的皱了皱眉头:「……蓝湛。」

「啊?」

「蓝湛,名字。」

魏无羡愣了会才反应过来:「要我叫你的旧名?」

「嗯。」

「好的,蓝湛。」魏无羡笑了笑,「那……蓝湛,你先松开我的手?虽然比抱着自由多了,可是这样一直握住我的手,你要怎么休息?」

「我的,不放。」




蓝忘机待在浴室心里有些懊悔,他也不知道是谁先开始的,等他回过神来时就发现自己已经与魏无羡唇碰唇撕咬在一块。对方闭着眼,脸色有些胀红,呼吸也有些急促。感觉到嘴里有些血腥味,他轻推开对方,发现对方下嘴唇似乎被自己咬伤了。

不等魏无羡反应过来,蓝忘机快速冲进浴室,打开了冷水。

而被推开的魏无羡则呆坐在床上,似乎还没反应过来。

过了一阵子,大概是坐到腿麻了,魏无羡终于从床上爬下来。发现蓝忘机还没出来,他随意理了理自己凌乱的衬衫,便走向浴室。

敲了敲门,难得有些犹豫的唤了声:「蓝湛……?」

门打开了,蓝忘机看着魏无羡,没有开口。

突然觉得尴尬,不知道该不该开口询问刚刚那件事,要是对方没那个意思呢?想了想,他转移了话题:「那个,如果你不喜欢听我叫你旧名,我可以改回去喊你总裁的。毕竟那时你醉了……我……」

「都可。」

这是同意他喊了?那我该不该问他那时的……

「你记不记得你喝醉时都说了什么?」

蓝忘机摇头。

魏无羡有些小失望,但还是提起笑脸:「不记得也没关系。只是你难得说那么多话,可惜了。」

这下换蓝忘机微微的紧张了:「我,说了什么?」

「也没什么,就是不断对我说……我是你的、不放我走之类的。」顿了会,又笑着道:「还有,不是握住我的手就是抱住我,连倒水也不让。要不是你一直对我喊『魏婴』,我都要以为你把我当别人了。」

「……」蓝忘机突然耳尖一红,偏过头不去看他。

「蓝湛,你害羞了?我都不知道你喝醉这么会告白!」

「别说了。」

「欸?你自己问的,还不让我说了?」魏无羡双手勾住他的脖子,脸凑近他。

「蓝湛,你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什么时候?

其实蓝忘机也不知道。这三个多月来,魏无羡总是各种做妖,他一开始觉得这个人真的很轻浮,对男对女都能撩。

被自己抓来办公室加班时一做完工作为了不要罚抄,总是会突然幼稚的做出一些小动作。

一下子抱怨自己太过严苛虐待员工,他原本可以准时下班的──明明他是贴身秘书,根本不可能准时。

一下子说规章太多写了又记不住,根本是找他麻烦──也不知道是谁天天迟到,还欠了一张罚抄迟迟不交。

发现自己不理他后,他还会开始在罚抄纸上画图。有时画画两个亲嘴的小人物、画画小猫,偶尔也会画自己,然后跟着罚抄一起交。当然,他的罚抄都没有完整写完,就被涂鸦占了一半了。

偶尔午休时还会边吃饭边念叨菜好无味,想吃辣──隔天就买了一瓶辣酱还趁自己不注意时加了两杓到自己的饭菜里,并笑着表示一起改善口味啊!然后乐得

看自己喝了不少杯水。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常常做些小动作,不知不觉自己的视线就会跟着他跑。透过办公室玻璃,会注意到他做完事情跑去跟同事聊天,有说有笑的。可以想像出对方的眼睛有多亮,笑得有多开心。

他做事时很认真,有时专注的自己走过他身边都没看见。

自己大概是……一步一步被他吸引了的吧。



至于魏无羡自己又是怎么喜欢上蓝忘机的呢?

他当初被蓝忘机因缘巧合救了一命之后就去查过他的资料。

那时魏无羡因为惹恼了一名温姓总裁被人追杀,平常他还可以自己应付,偏偏他好死不死重感冒,结果差点因此命都没了。

当时路过的蓝忘机出手相救并把他送医,对他的印象是觉得这人真好看,心肠又很好,可惜冷了点。

原本查资料只是想找机会跟对方道谢,结果还等不到他主动联络,就接到了蓝曦臣的电话。

来到公司相处了三个月,他觉得,这人真的很好,而且很有趣。能一辈子在他身边大概是幸福的吧!可惜,自己只有两年的约……




自从两人参加酒会后放了一天假回来,公司的员工都觉得两人之间的感觉有些不太一样了。

最明显的改变是蓝忘机以方便工作且内部空间还很空为由将魏无羡的办公桌移到了总裁办公室。对此,常常会小声抱怨蓝忘机一板一眼的魏无羡居然一点意见都没有,太反常了!

甚至三不五时要来办公区闲聊的魏无羡居然出来的次数少了,大家都在怀疑是不是他惹恼了总裁所以总裁要把他看在眼皮子下?

看到他从办公室出来都会发现他的嘴唇似乎不小心咬破了。有些女同事还会递药膏给他并说:「熬夜敖多了吧?工作真辛苦!」

当他笑着点头,又进办公室后基本上就很少再看见他出来了。


评论(11)
热度(101)
  1. 淡🍁语-苗煞●欠三辆车●Flag之神●挖坑快填坑慢●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