煞●欠三辆车●Flag之神●挖坑快填坑慢●鈅

我是灣家人,除了正式發文外其他基本上都繁體字...
微博:_煞鈅_
沉迷魔道忘羨,同人暫時也只會寫這個了......(文筆渣請見諒)
※忘羨堅決不拆不逆※

【忘羡】带我回家好不好?(一发完)

※CP:忘羡

※我也不知道这是几岁的忘羡,大概七、八岁?

※算现代设定吧(流浪羡羡遇到二哥哥的故事),原本要写古代的,怎么知道我就偏了呢……

※原本是"想看羡羡说出结尾那一句的"脑洞,但后来感觉我写了篇奇怪的文

※给14太太 @秦拾肆 的生贺,祝你生日快乐!那个,希望你不要嫌弃……(掩面)


※字数(含标点符号):2451字



─────以下正文─────

1、

蓝湛抱著书默默地跟在蓝涣身后。

早上蓝涣来敲他的房门,问了几句要不要去逛山下市集都被自己摇头回绝,最后蓝涣以「我需要你帮忙拿东西」为理由将他带了出来。结果说是帮忙拿,根本只让他抱几本自己想看的书而已。


突然,蓝湛觉得衣摆被什么勾住了,停下脚步转身往后一看。只见一个比他矮半颗头的孩童低着头正紧紧拉着的他的衣摆。

因为低头的关系长长的头发遮住了他的脸,身上的衣物单薄,伸出来的双手带着些伤痕跟些许小脏污。往下一看,对方还赤着脚。

这么一观察,蓝湛想他可能是流浪孩童之一,但不明白对方怎么会突然抓住自己的衣摆?

「你……有何事?」

他话语才刚出口,孩童吓得赶紧松手后退一步,将双手放到身后握紧,抬起头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脸。

「没、没事,对不起!」

还来不及等蓝湛开口,那孩童就跑开了。




2、

跑到小巷里他才停下,往后看确认没追来后才一屁股坐在地上。

「呼……」大喘了口气,他拍拍自己的脸有些懊悔。怎么自己就是忍不住伸出手了呢?

他在街上翻找食物的时候看见不远处两个很漂亮的人走过来,走在后面的那个年纪应该跟自己差不多。经过身边时他仔细看了看对方的脸,脸上没有孩童这年纪该有的笑容,嘴唇紧抿、双手抱着几本书,头上绑了条白色带子。这人怎么看都像是心情不好的样子,他鬼使神差的放下手中的东西,手在衣服上擦了擦就朝那人走过去。

带着点好奇,他很想拉拉那条带子。可觉得不礼貌于是他抬起的手改拉住了对方的衣摆,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不希望他心情不好。他看起来那么像仙人,可惜整身衣服太白了,白的有点像之前在市集里看见的丧服。

等等,白衣?

想到这,他将手举到自己眼前了看,更加懊悔了。

「这么脏,他衣服是不是也脏了?早知道不要冲动了!」




3、

蓝湛回家后换了身衣服,盯着那衣摆上的小印子微微的蹙起眉头。

这印子也不难洗,待会泡泡肥皂水、刷一刷就能清洁掉的。

但想到那印子的主人……

天气渐渐的冷了,对方还穿着单薄的短袖短裤,双手双脚有不少的伤痕。他抬头时脸上也有些脏污,但遮掩不住他那漂亮的眼睛,跑开前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容,但那微白的小嘴唇很明显因为天冷有些干裂,都流了点血了。


蓝湛拿着衣服走下楼要去刷洗,蓝涣经过时正好看见那衣服上的污渍疑惑的问了。

「阿湛,这是怎么了?」

蓝湛摇了摇头。

「兄长,明天……我想去市集。」

蓝涣愣了一瞬,盯着蓝湛几秒后欣慰的笑了。

「难得有让阿湛在意的人,去吧。」




4、

蓝湛在市集里走了一阵子,看见了不少流浪孩童,但没有他想找的那一个人。

他买了几个小馒头跟包子,将馒头递给不远处的几个孩童,看着他们开心的吃,也没说什么就往别的地方走去了。

蓝湛走的方向是当初对方逃走的方向,可摊贩跟巷子这么多,他也不知道该在哪找他。

蓝湛抱着一袋热腾腾的包子经过一个巷子突然被一个孩童从侧面冲撞、抱住。

「汪、汪!」跟着出现的还有一只小狗。

「救、救命!帮我赶、赶走它!」抱住自己的双手颤抖不停,声音也带着害怕的抖音。

动弹不得的蓝湛只好将手上的包子丢了一个到前方,那只小狗叼着包子看了蓝湛一眼就跑了。

确认狗跑了之后,蓝湛才开口:「跑了。你……下来。」


「谢谢你、谢谢你!」孩童拍拍胸脯笑着抬起头,「欸?是你!」

他看向对方的衣服,果不其然又脏了。

注意到他的视线,蓝湛将包子递给他并轻声说道:「无妨。」


接过蓝湛给的包子,他狼吞虎咽的吃起来结果噎着了,蓝湛蹙眉拍了拍他的背。

「慢点吃。」

「谢谢你,好久没吃热包子啦!你人真好。」




5、

从那之后,蓝湛一有空就会带着东西去找他。

从他口中得知他名「婴」,但不记得姓氏,于是他随意翻了翻自己手中的书说他觉得「魏」姓很熟悉,就叫「魏婴」吧。

年龄也记不清了不过应该与自己相差不多,流浪在外倒是有两三年了。每天最喜欢的就是市集歇息的晚上,那时他能跟大家一样去找找食物。

真的天冷了会窝在巷子里盖着找到的几件比较干净的衣服睡上一觉,平常因为会到处跑跑跳跳所以他觉得短袖短裤比较方便。

偶尔他也会去镇子边的小溪洗洗澡,曾有个很关心他的阿婆会送他几件小新衣,他洗好澡就会开心地换上。那个阿婆后来也过世了。


他很怕狗,有次在狗冲上去前捡走了人家不要的鸡腿,结果一群狗追他一下午最后咬了他几口,手脚上的伤疤就是这么来的。


蓝湛当时听完指着他手臂上那几个有些圆但颜色有点黑的疤痕,用眼神询问。

「这个啊?就有次我跑的急不小心碰倒了一个摊贩的油锅,好像是被油溅到了。你知道吗,还好我跑得快,那个摊贩气的就差拿刀砍我了,哈哈!」




6、

「欸,蓝湛,你这样常常来找我真的没关系吗?我听说山上的人都不喜欢我们这些流浪孩童。」魏婴口中塞满蓝湛为他买的辣菜,他前阵子闻见这香味时问过蓝湛辣的好不好吃,因为蓝湛不吃也不知道味道,所以他就说想吃吃看。 

「不会。」蓝湛边说边替他擦了擦脸,自从他们认识了之后,蓝湛总是会做这一些动作,这让魏婴觉得心里很暖。


其实蓝湛曾想过开口让魏婴跟他回家,可是以魏婴不喜欢给人制造麻烦的个性一定会犹豫的拒绝,所以常常话到嘴边就又吞了回去。


「蓝湛。」魏婴抬头认真的看了看对方,「我听说这市集过阵子要拆了……」


蓝湛手上动作一顿,「何时的事?」


「前天我听见张叔叔说的。」他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摊饮料店,「就是那家的张叔叔。他人很好,有时看见我们还会好心的拿水给我们喝。前天我经过时看见他家围了好多人,好像是说来这条市集的人不多了,拆了要盖房子,盖像山上那边一样的大房子。」


「我到时一定会被赶走的,可能就要见不到你啦。」魏婴笑了笑,往后一躺。他身上穿的是蓝湛之前硬是塞给他的长袖黑衣,并不怕脏。


「能认识你真的好开心啊,你对我真好。谢……好吧,知道你不喜欢人家说谢谢。以后没有你我大概会很难过的。」他翻了个身双手支起头的看着蓝湛。


「地上凉,起来。」


「我不,你听我说完嘛!」


「……」


「我原本想以后找到地方继续过后有空就去那山上找你,可是我去过一次,发现那山上范围太大、房子太多啦,我一定找不到你,你说怎么办?」


蓝湛抿了抿唇,低声说:「跟我……」


魏婴不等他说完,笑着开口道:「蓝湛,你,带我回家好不好?」


蓝湛看着眼前人闪烁着的双眼,一脸期待的笑着盯着自己。


「好。」


───THE END


评论(48)
热度(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