煞●欠三辆车●Flag之神●挖坑快填坑慢●鈅

我是灣家人,除了正式發文外其他基本上都繁體字...
微博:_煞鈅_
沉迷魔道忘羨,同人暫時也只會寫這個了......(文筆渣請見諒)
※忘羨堅決不拆不逆※

一个不知为何发起导致画手写文还翻车的神奇联文

哈哈哈,我沒更新,但是我參與了一個聯文(笑哭)

表白大家!大家都好棒!

安安:

联文参与者:樵樵 @子夜渔樵 ,阿鹤 @广陵南鹤 ,钥钥 @_煞鈅_ ,松子 @松子 ,郁纾 @郁纾今天依旧很怂 ,阿穗 @乔穗左拥泽楷右抱思追 ,安安

有一天早上,蓝忘机睁开眼,发现身边的魏无羡不见了。于是他四下寻找,然而里里外外找了个遍也不见魏无羡的踪影。

突然,他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异响……

回头一看,桌上的书散落了一地

桌上,一只黑兔子正在得意地转着圈圈。始作俑者见成功吸引了蓝忘机的注意力,在桌上蹦了几下,眨巴眨巴着水汪汪的眼睛

蓝忘机:……
蓝忘机走过去,轻轻地把它抱起来,去给它洗漱了。
魏无羡:?

魏无羡不明就里地盯着那张向来没有表情的脸,然后举起软乎乎的爪子戳了戳蓝忘机,蓝忘机轻轻握住那只作乱的小爪子,淡淡道:“先洗漱,再去藏书室查查怎么回事。”魏无羡在他胸前蹭了蹭,示意听懂了。

藏书阁。

蓝忘机一边往里走,抱住魏无羡的手丝毫不敢放松,生怕把他摔着了,偏偏魏无羡闹腾个不停,“别闹。”

到了藏书阁,蓝忘机没有放下他的意思,直接抱着他走至一旁的书架。

蓝忘机刚刚把手放到某一册书的书封上,便听得一句“含光君”自门口传来。蓝忘机收手转头望向门口,只见蓝景仪站在门口,神色有些紧张。于是蓝忘机往门口走去:“何事?”

“含光君,您上回罚的家规,我们都抄好了,给您送来。”蓝景仪把厚厚一摞纸恭恭敬敬的递上,胳膊还有点抖。

“嗯。”蓝忘机伸手欲接,怀中的魏无羡看着这样紧张的蓝景仪觉得好玩,动了动想去闹闹小辈。

魏无羡扭了扭从蓝忘机怀里跳了出来,一个飞跃扑到了蓝景仪脸上。蓝景仪面前顿时一片漆黑,吓得后退几步。可是这只黑兔小小的,刚好能扒在他头上,蓝景仪两眼被兔子暖暖的身体挡了个严严实实,一个趔趄就要向后摔去。

来找景仪的思追正好看到这幕,赶紧过去拉了他一把,等景仪站定后,他才对蓝忘机行了个礼:“含光君。”
蓝忘机迅速走过来把魏无羡从景仪的头上扒下來。

“含光君……这是你的兔子吗?”景仪回过神来,疑惑道。他记得帮含光君喂兔子的时候,特意看过所有的兔子,没有一只是这样的黑兔,清一色都是雪白的兔子。不会是被魏前辈涂黑的吧……

“嗯。”蓝忘机略一点头。
景仪思追不再多话,深施一礼便马上离开了。
一切看起来很和谐,很姑苏蓝氏,除了在蓝忘机怀里深深陷入毛被撸秃的恐(wei)惧(xie)的兔子老祖……

‘玩大了......我怎么忘了蓝湛是个大醋缸!’这是魏无羡現在唯一的想法。这么想着,魏无羡动了动,伸出爪子拍拍蓝忘机,泪眼汪汪的眨了眨眼。

蓝忘机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眼里看不出情绪,魏无羡扒着他衣襟小短腿不停乱蹬,蓝忘机福灵心至将他拖起,待蓝忘机那张脸出现在眼前,魏无羡伸出前爪抱住,粉嫩的小舌头舔了舔蓝忘机的嘴唇。 

蓝忘机被这么一舔僵了一瞬,耳尖微红的轻拍魏无羡道:“别闹。”
魏无羡发现这招有用,脚又蹬了下让身子往上移。

蓝忘机本想就让他这样爬上去,却突然感觉身上一沉,魏无羡似乎是掉了下来。蓝忘机后退一步,接住了魏无羡,臂上感觉到的却不是毛茸茸的兔毛,而是光滑的皮肤——魏无羡变回来了,而且,并没有穿衣服。

“唉?这就变回来了?我还没怎么玩呢!”魏无羡颇为失落,却听上方传来蓝忘机的声音“你想玩什么?” 

魏无羡闻言轻笑一声,搂住蓝忘机,在他耳边轻声道:“含光君这是醋了?”

蓝忘机双目发红,脱下外袍向魏无羡身上一罩,打横抱起人就走进了藏书阁。

被按在地板上猛啃的时候魏无羡还有点懵,蓝忘机强势的攻占让他忍不住想起他们的初吻,树林,灌木,野草,带着青春的潮气;又带着点初回的影子,缠绵,凶狠,深刻,是彼此承诺交付的无悔。

不过魏无羡很快就反应了过来,顺着蓝忘机的攻势,并试图回应。

很快藏书阁里都是一片“啧啧”亲吻的水声。


“捣山魈窝的时候小朋友们孝敬的,”魏无羡轻薅着蓝忘机的下巴,“可惜画符的人水平不够,心神不安就失效了。”

 “嗯。”二人交换了一个安谧的吻。

 “二哥哥,我们快点回静室吧,小朋友们早课快结束了。”

 “嗯。”

 蓝忘机将外衫给魏无羡裹上,自己穿戴整齐后,又细心清毕二人弄出的痕迹。

 “回去吧。”

 “嗯。”

 蓝忘机将魏无羡抱起,步伐稳当地,走出了藏书阁。

——  完  ——



附赠一张樵樵太太画的亲亲(>ω・* )ノ


评论(5)
热度(112)